首 页 山东省 香港 云南省 湖北省 吉林省 澳门
网站首页 >> 山东省 >>当前页

万树葱茏果满林

浏览量:14 次 发布时间:2018-12-14 07:13 编辑:卢松松 来源:四川新闻

一、许家坝旧称禧惠乡,永旺场,是思南县内与塘头齐名的一个大镇,也是黔东大镇之一。列入全国双百定点城镇后,其城镇建设力度加大,总体布局更加合理便民,新辟街道更加宽阔敞亮,楼房拔地而起,一派欣欣向荣景象。市民乐了,乡民乐了,山乐了,水乐了,天上的云彩也乐了。

许家坝的集镇历史至少要追溯到思南建制之时,已有六百多年了。数百年来,这里不仅集市活跃,商贸繁荣,而且积淀了相当丰厚的文化底蕴。仅是许家坝花灯,就唱出了县,唱出了省,唱进了首都,为思南获得“花灯之乡”的美誉争到了高分,成了许家坝人的骄傲。

许家坝的诗词创作也相当活跃。特别是上世纪末页以来,呈现出蓬勃发展态势。思南县诗词楹联学会成立不久,许家坝便继而成立了思南县诗词楹联学会许家坝分会,为全镇诗词爱好者提供了一个施展才华的创作平台。

由前任会长李顺天先生主编的《许家坝当代诗词选》,便是许家坝当代诗词爱好者创作成果的展示。

二、《许家坝当代诗词选》有着明显的三大特点:一是作者众多而年长,二是题材广泛而集中,三是表达通俗而晓畅。

许家坝是一个有着五万余人口的乡镇,镇里的诗词爱好者相当多,不仅遍布镇上学校、机关、单位、社区,还散布于各集市,厂矿,村寨。仅这一辑诗词选,作者就多达三十余人,有教师也有职员,有工人也有农民。

论年龄,诗词选中大多数作者已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,其中过了古稀之年的就占了三分之一。四五位未满五十岁的作者,也都接近知天命之年了。这是第一大特点。

在八九十岁的耄耋老人中,健在的朱朝聘先生已是九十三岁高龄,却仍然精神矍铄,思维敏捷,诗心仍在。老人在题为《1986年12月16日,省地及各兄弟县来思南参观修誌展览会赋句云》的绝句里写道:为爱夕阳一刻留,愿将余液献春秋。百年大计唯修史,留下丹心照九州。

成诗之时,朱老已年过花甲,其珍爱夕阳,奉献余热,守住丹心的情志,尽在诗中。

即将迈入天命之年的农民诗词爱好者张永国先生,是诗词选中几个年轻的作者之一。他的诗取材得当,语言干净,很少半生不熟,如《万亩草场》:万亩山岗万亩青,车来人往牛不惊。何愁嫩草吃干净,更喜春风吹又生。

李顺天先生在《归田乐》一诗的结尾有言曰:“归田笑对苍天赋,万树葱茏果满林。”一册《许家坝当代诗词选》,呈现的便是万树葱茏果满林的景象。

三、诗词选中题材相当广泛,大到国际国内大事,小到个人身边小事都有篇章,内容涵盖各个方面。而比较集中的,则是写家乡,写自己。写家乡,写家乡的一山一水,写家乡的一村一寨,写家乡的一人一事;写自己,写自己的所见所闻,写自己的所作所为,写自己的所思所想。

十分明显,《许家坝当代诗词选》里的作品多在家乡发展上着墨,其中镇上变化显得特别突出。这类诗词多以记述为主,或铺陈,或叙说,向读者介绍家乡新貌。有的也写得朴实生动,如勾文刚先生的《枫芸电提站》:六池河水上高坡,流入农家大小锅。灌溉良田千万亩,年年欢唱丰收歌。

诗词选里的另一重点是旅游题材。国内南至香港、海南,北至河北、北京,东至浙江、台湾,西至云南、新疆;国外远至韩国:诗词里都有涉及。这本身就展示了如今山里人走出去,走到天涯海角的事实,是农村物质条件巨变的有力证明。此时又化为诗词,印在书里,说明农村精神需求的变化同样惊人。这是诗词选的第二大特点。

毫无疑问,诗词需要想象,需要丰富而奇特的想象。但是,任何想象只有植根于现实的土壤,才会有强大的生命力,才会让诗词活起来,火起来。那些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,不知所云的东拉西扯,显然不属于想象的范畴,不会有益于诗词写作和诗词本身,相反只能败坏诗词。《许家坝当代诗词选》的作者把写身边事、写历经事作为选材要领,采用铺陈的表达方式写诗填词,应当是对诗词的尊重。

四、第三大特点是表达通俗而明白。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想怎么说就怎么说,不把简单的内容复杂地说,不把明白的内容晦涩地说。看似平铺直叙,实则内藏玄机,耐人寻味。如李国秋先生的《思林采风》:

骤雨初歇现太阳,思林街上亮堂堂。

桐花相伴槐花放,野草催生诗草香。

又如冉茂国先生的《通树堡烤烟基地》:烤烟连片片,颜色赛黄金。农家摇钱树,岁岁喜开心。

亮堂堂,连片片,都是当地民众最寻常的口语。两位作者恰当地用在自己诗里的特定部位,不仅增强了诗意,而且增添了诗趣,朴素而又朴实。

一些诗完全口语化,因为营造的意境别有风味,既有亲切感,又有感染力。如蔡大明先生的《偶得三则》之三:老伴催我赶快来,帮她添水再加柴。两碟小菜香喷喷,笑饮一杯诗就来。

此诗不但生活趣味浓烈,而且个人情志凸显,饶有风味。安正开先生的《自慰》一诗,也属这一类。其全诗云:白天做活路,晚上写诗歌。虽说有些累,心中却快活。

五、《许家坝当代诗词选》中,不乏中规中矩的好诗。以傅朝洋先生的诗为例,他的《大富翁》云:“情系家园画彩虹,倾囊投在陡坡中。打拼只剩手中笔,也是世间大富翁。”山里画,手中笔,居然无愧“世间大富翁”的自称,何等胸襟!而《坝竹水库》,则是另外一番风味:“日暖花开庠序旁,山风吹皱一池塘。鹅鸭相继试春水,逗引顽童爬土墙。”鹅鸭试水,顽童爬墙,多有生活情趣啊!再看《烟农》之二:一担烤烟一垛钱,烟农好似饮甘泉。闲人路上问收效,喜悦难藏装可怜。

饮甘泉的喜悦本来难藏,却偏要装可怜,这是形象刻画,更是心里刻画,给读者留有充分的想象空间。

不过,诗词选里的作品,还有不少需要规范,需要提升。无论是韵的把握,律的控制,味的调理,都需要花大力气,费大工夫。

相信许家坝的诗词爱好者们会在韵上用心,会在律上用心,更会在味上用心,从而写出韵、律、味融为一体的诗词作品。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kuhlride.com/u-l-27367.html
分享到:0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